谜一般的索罗斯:曾出1亿美元资助2000苏联科学家

[摘要] 根据《洛杉矶时报》1994年3月的报道,苏联解体时,索罗斯个人曾经出资养活苏联超过2000名科学家,资助他们的研究工作,当时的出资额度超过一亿美元


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的一生,以“狙击”闻名于世。而现在,终于轮到索罗斯自己受到攻击。自前不久的达沃斯论坛,索罗斯的“做空人民币”传言出现后,85岁的他,受到中国舆论的围攻。
不管“做空”一说是不是乌龙,中国的舆论无疑为这位传奇投资者的退休生活带来了一点不平静。过去40多年,对很多中国精英来说,索罗斯一直是谜一般的人物。这个头发花白、有着犹太血统的精明人,有着一个对称的英文名SOROS,不管从哪个方向来拼写,总能得到一样的答案。可是,其人却不像其名,正如西方媒体所解读的那样,没有几个人能够将索罗斯彻底读透。

“做空人民币”?

索罗斯作为投资者,一生“战绩辉煌”,正因如此,他的一生也注定充满争议。近期掀起中国舆论热议的“做空人民币”,被认为是索罗斯在达沃斯期间接受彭博电视记者Francine Lacqua采访时的表述。在这次采访中,索罗斯表示,由过度负债引发的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正在波及全球。中国,以及石油及原材料价格的下跌,是全球通货紧缩的根源。
“即便这个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有足够资源去应对国内的影响,但中国的经济衰退将会对全球产生扩散效应。”索罗斯说。事实上,索罗斯在谈话中,从头至尾未提及要“做空人民币”。但索罗斯在采访中的确有提及,他正在购买美国国债、做空美股以及大宗商品生产国和亚洲国家的货币。
部分媒体由此分析认为,索罗斯虽然没有直接说出“做空”,但是他表达出的“做空”意图十分明显。比如,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、经济学家李稻葵近日在接受凤凰资讯采访时就认为,索罗斯的表述“和他做空是一致的”。“他最大的错误在于:他没有了解到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,已经开始了,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。他说的故事是十年前的‘故’事,不是现在的事了。”李稻葵在该采访中指出。
索罗斯至今也未出面肯定或澄清他的言论,“我在金融市场的成功赋予我比常人更大的自由程度。因此比起其他人,我能够在争议性话题坚持立场,这一位置令我感到很满意。”2011年,索罗斯在其文章《我的慈善事业》中写下的这句话,可以用于解释他的很多行事风格,比如,不讨好任何人,我行我素。
但索罗斯在彭博电视当日的采访中,用词的确十分斟酌。“中国经济硬着陆不可避免。我不是在期待(expecting)它,”这位投资界的老手强调,“我正在观察(observing)它。”他同时指出,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有足够资源去应对局势。“中国能够应对,因为中国有3万亿元外汇储备,它有很大的资源和更大的政策空间。”
彭博的采访并不是索罗斯近日唯一对中国经济发表评论。在1月份早前的一个演讲中,索罗斯表示中国经济境况“相当于一场危机”,景象与2008年相似。
倾向认为索罗斯的确要“做空人民币”的人,大概是加入了对索罗斯过去投资行为的分析。他对中国的论调,促使了外界将他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和上世纪90年代他对待欧洲政府的行为联系在一起。不过,美国投资经理人Mark Melin 近日撰文分析认为,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国央行的时候,他当时的行事实际上是与大部分人的观点背道而驰。这一次却不一样,索罗斯的言语,并不是一家独有,而是跟随了一些早就已经出现的论断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一小部分以美国本土为主的宏观对冲基金,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看跌人民币。

索罗斯与中国

事实上,人们在判断索罗斯是否要“做空人民币”时,还忘了很重要的一点,即一年前的达沃斯论坛期间,在一个晚宴上,索罗斯已经正式宣布退休。他表示自己会从家族基金中退出,并将此责任传给基金的首席信息官 Scott Bessent。“我终于退休了,不再管理自己的钱。我已经退休了好多次,但这次是最后一次。”自此之后,索罗斯的生活重心转向慈善工作。
因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家族基金规定的变化,2011年起,索罗斯不得不对外关闭基金。在成立38年之后,他的量子基金开始将投资者拒之门外,只管理家族财产。英国对索罗斯的感情最复杂。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的副标意味深长:“这位曾经打败英国央行的男人,最终屈服于自己。”
从1973-2011年,索罗斯将10万美元变成了超过1亿美元,平均每年增长20%,不计通胀的总回报率约为102000%。《金融时报》认为,唯一可与索罗斯比肩的基金经理,只有比他早出生18天的沃伦·巴菲特。在相同时期内,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135000%。
去年8月,索罗斯家族办公室大幅减持阿里巴巴的股票,就有媒体认为这是索罗斯看空中国经济的表现,并认为他吸取了1997年折戟香港的教训,选择做空中国海外上市的指标股“阿里巴巴”。但这一手笔究竟出自已经退休的索罗斯本人还是他的家族,并不得知。但这却为今年“做空人民币”的舆论埋下了伏笔。
索罗斯对中国人来说,更多的是形象单一的天才投机者。但索罗斯与中国的渊源,其实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。在中国设立经济特区之后不久,索罗斯通过与之关系密切的华裔作家梁恒,联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顾问团队,并在1986年正式设立其慈善机构“开放社会基金会”的中国分支。然而,仅仅几年后,索罗斯就决定将基金会中国分部关闭。

“打败英国央行的男人”

不止在中国,索罗斯在西方也是备受争议的人。美国近日还有网站发起投票,“索罗斯到底善良还是邪恶?”今年85岁的他,一生角色很多,经历过纳粹铁蹄,在进入金融领域之前,他在伦敦做过车站搬运工和餐馆服务员,而从上世纪70年代起,他就开始从事慈善,也被认为是美国当代最伟大的慈善家之一。
但是,他最为人所知,或者说最令人“闻风丧胆”的,还是作为基金经理的角色。1952年,索罗斯创立 Singer & Friedlander公司,自此开启他的投资职业。1973年,索罗斯与罗杰斯两人共同创立量子基金,这一基金一直在索罗斯的投资哲学下运营,索罗斯将之称为“反射理论”。此后连续十年该基金的年均收益率超过50%。1980年,罗杰斯退出量子基金后,索罗斯逐步达到他个人基金投资的顶峰。最出名的例子,是他成功押注英镑和欧洲其他几种货币对德国马克存在高估,在短短一个月内获利十多亿美元的暴利。
1992年9月15日,索罗斯开始大举放空英镑,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一路狂跌。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以力挽狂澜,但未能阻挡英镑跌势。16日收市,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一天之内大幅下挫约5%,英镑与美元的比价也跌到1英镑等于1.738美元的低位。此后的一个月内,又再度下挫约20%。这场战争以英国失败而告终,1992年9月16日,英国不得不宣布退出欧洲汇率体系(ERM)。
这次得手奠定了索罗斯的传奇地位,此后媒体喜欢称呼他为“打败英国央行的男人”。到1992年10月中旬,索罗斯名下公司管理的资产从33亿美元陡增至70亿美元,到1993年底达到110亿美元。几年后,索罗斯又向泰国发起了同样的攻击,并引发了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,令亚洲陷入恐慌。2013年,他也成功看跌日元,净赚10亿美元。
索罗斯在危机之中挣钱的本事,与他童年的经历有很大关系。索罗斯出生于匈牙利,成年后才移民美国。1944年,当纳粹占领匈牙利时,有着犹太血统的索罗斯还不满14岁。因为在“一战”中的惨痛经历,他的父亲很早就对“二战”中可能发生的种族屠杀做好准备。索罗斯回忆,他的父亲意识到在非正常时期,“遵照正常规则行事的人将会处于危险”,因此提前就为家人伪造好身份证明文件。不仅如此,他的父亲还向很多外人兜售这些身份证明,“有时候还能卖出相当高的价格”。但遇到穷人时,父亲也会免费提供。因为这些文件,索罗斯一家幸免于难,挣了一笔钱,同时也拯救了很多人。
这是索罗斯性格形成时期最重要的一课。在德国《经济周刊》今年1月对索罗斯的采访中,他讨论了欧洲、中国、美国的经济,并描绘了一幅惨淡的未来图景。当记者指出这一点时,索罗斯说,他总是让自己去看事情的阴暗面。
“他(父亲)教会我,直面严峻的现实,要比闭着眼睛不去看它好得多。一旦你意识到危险,并且愿意冒点风险而不是温顺地随波逐流,你生存的机会就会更高,”索罗斯说,“只要能找到制胜策略,不管希望多渺茫,我都不会放弃。危险总与机遇相伴,黎明之前总要经历黑暗”。

政治性慈善

在金融市场中,对黑暗面的洞见让索罗斯受益,他用同样的心态去对待慈善事业。他的慈善活动早在1979年就已经开始。这一年,他的对冲基金累积了一个亿的资金,而他的个人财富也攀升至2500万美元。在此财富基础上,他成立了开放社会基金会(Open Society Foundations)。而他的第一个慈善行为,就是在南非的开普敦大学为黑人学生设立奖学金。
根据《洛杉矶时报》1994年3月的报道,苏联解体时,索罗斯个人曾经出资养活苏联超过2000名科学家,资助他们的研究工作,当时的出资额度超过一亿美元,索罗斯害怕这些科学家被极端独裁分子和恐怖分子拉拢,所以出手很慷慨。
外人喜欢把他职业经理人之外的活动分为政治和慈善两大部分,但索罗斯自己却称之为“政治性慈善”。2015年,他退休之际,就宣布自己今后会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“政治性慈善”之上,以此宣扬“自由开放社会的价值观和原则”。索罗斯的很多慈善活动,都是在这一理念引导下进行。他设立的基金会,遍布全球70个国家,主要支持人权、言论自由、公共健康和教育的获得,以及自由市场理念。
然而,即便离开了投资界,作为一名慈善家,他也树敌不少。去年12月,索罗斯的基金会便因为“安全威胁”的原因在俄罗斯遭禁。今年1月,俄罗斯北部的科米共和国的一间大学遭到搜查,53本与索罗斯创立的基金会有关的书籍被焚烧。
2015年,据福布斯估计,这位当时身家242亿元的亿万富翁,自20世纪70年代的慈善活动起,已经花费了超过这个数字一半的钱财在慈善事业上。因此,他的行为,很难用“善”“恶”评断。但无疑,他是一个有着清晰理念的人。他曾在接受《纽约客》采访时抱怨,人人都崇拜他赚钱的本事,却没人愿意听听他的政治理念。这位耄耋老人,年轻时师从哲学家卡尔·波普,波普鼓励他严肃地思考世界运作的方式。“开放社会基金会”之名就是来自波普《开放社会及其敌人》一书。
而与投资大师、慈善家这些身份相比,索罗斯本人更愿意称自己为哲学家,他在用金融市场来实践自身的哲学理念。
“我做慈善不是出于罪恶感或任何公共关系的需要。我做这件事是因为我能够负担得起,而且我信仰它。”2003年,索罗斯在接受PBS 电视台访问时表示。
“索罗斯是唯一能够与1890年代的伟大慈善家约翰·洛克菲勒、安德鲁·卡内基、朱利叶斯·罗森沃尔德媲美的当代美国人。”1996年,美国的一位慈善杂志编辑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如是评价索罗斯。而在那之后,索罗斯的慈善参与程度日益增大。(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05564000:2018-04-24 20:44:57